“排云大师,怎么不动了?”

关注这一战的各方势力眼线,瞪大眼睛,感到匪夷所思。

在他们预想的画面里。

向鹤涛施展《排云气功》,应当轻描淡写,镇压全场,一掌定乾坤。

可这位准8级的气功大师,只是摆开一个起手式,就尬在了原地。

给人一种虎头蛇尾,艰涩僵硬的矛盾感。

除了当事人,外界不知道真相。

千秋无痕的气机牵引,仅仅针对排云大师向鹤涛。

对于外人而言。

千秋无痕的存在感极低,天然容易忽略。

就算注意到,只是当作一个平凡无奇的路人甲。

再者,那些势力的眼线,大多是远程观测,或者是远距离的窥探,没有人亲临现场。

有人怀疑罗无量动了手脚。

但这名联邦少年,正在酣战中。存在感低的千秋无痕,压根就没任何动手的痕迹。

轰!咔!

虚空伟力又一次爆鸣,伴随铠甲碎裂,血光的飞溅。

“队长——”

铁血小队的成员悲愤嘶吼。

“桀桀……“

虚空巡逻长狞笑,手握三叉戟,将铁血队长捅穿,虚空异力侵蚀下,瞬间炸得支离破碎。

铁血队长陨落!

其生命灵魂,被虚空巡逻长收割吞食。

铁血小队剩余三人,既愤怒,又生出悲凉和绝望之意。

铁血队长在6级强者中,其实算是好手。

只是。

虚空巡逻长太强横了,免疫绝大多数物理攻击,比较克制近战职业。

铁血队长受伤在先,能坚持到现在,实属不易。

紧随其后。

副队长青年法师,没有铁血队长顶着,很快被虚空潮汐吞没、消融。

“副团长,你,你……”

青年法师临死前,惊愕、忿恨、失望的眼神,看向排云大师的位置。

向鹤涛的内心被触动,自责惭愧。

就算招式意境被对方压制,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下属们一个个死去,却无动于衷?

“啊,给我破——”

怒火中烧,强烈之际的情绪,让他失去理智,双目发红。

排!云!气!功!

向鹤涛不顾代价,手中炽烈的云白光旋,仿若小太阳膨胀、爆发,星空为之暗淡。

强横的伟力,达到星河级的门槛。

然而。

向鹤涛手中的“小太阳”才将将脱手,整个人石化般僵住,一动不动。

全身汗毛炸裂,死亡的窒息感涌来。

他的咽喉,被一只白皙的手掌遏制住。

手中将要爆发的云白光旋,分离解析,无力的溃散开。

“这,怎么可能?你也会《排云气功》?”

向鹤涛满脸惊恐,不可置信。

望着近在咫尺的千秋无痕。

那遏制咽喉的手掌,泛起微淡的云白气流,超能波动似乎只是1级层次。

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千秋无痕收回手掌,负手而立,波澜无惊。

他自然不会说,对方的《排云气功》只看一眼,从入门到巅峰,就能推演的八九不离十。

忽然间!

唰!

近在咫尺的千秋无痕,视野拉伸到几千公里外的联邦飞船上。

“刚才是——”

向鹤涛心神一晃,面色苍白,冷汗淋漓,大口喘气。

他的双手,还搓动着一颗炽烈的云白光旋,欲将打出。

几千公里外。

一袭青衣的男人,负手而立,双目微闭。

从始至终,他伫立原地,没有踏出半步。

何曾出手过?

“意念交锋!”

恍惚间,向鹤涛明白了。

在气功师的圈子里,他是妥妥的大师级人物,阅历颇为丰富。

意念间的碰撞交锋,他以前不是没有进行过。

只是。

刚才的感觉,实在是太逼真了,让他分不清虚实。

向鹤涛有种直觉。

刚才那一幕,不是意识战斗那么简单。

那极可能是……

未来的预演!

假如,他刚才失去理智的愤怒一击爆发。

那么刚才的画面,就会成为现实。

“此人的境界,委实深不可测!”

向鹤涛深吸一口气。

单论意境的压制。

他遇到过的星空大能,包括9级星主级的大能,都远不如那名青衣男子。

难道!

这位是10级-宇宙级的超级高手?

至于千秋无痕身上弱小的1级超能波动,打死他都不会相信。

最后看了千秋无痕一眼,似乎想将其深刻烙印在脑海中。

咻!

向鹤涛身形从原地消逝,在星空中掠起一道云白气痕,融入无尽宇宙。

在向鹤涛离开时。

铁血佣兵团剩下两名5级超能者,失去战斗意志,被虚空巡逻长的力量摄取,成为最后的祭品点心。

铁血小队团灭!

罗亮面色平静,没有多少怜悯之心。

从对方的角度,铁血小队的成员,并肩作战,生死与共,兄弟情深,非常感人。

但这样一支铁血小队,为了悬赏利益,要威胁罗亮的性命。

罗亮岂会仁慈?

宇宙铁则,强者为尊,胜者为王。

从来没有真正的对错。

“小子,你给我带来很大的惊喜,这次的祭品不错。”

百米高的虚空恶魔,意外的看向罗亮,消化着肚子里的祭品,美滋滋的道。

按照召唤契约。

卡牌主人只要弄来6级层次的祭品,就可以让他出手,应对的强敌,要在7级以下。

而这一次,他吞噬八名铁血佣兵,包含两个6级超能者,每一个的灵魂素质都不错。

等消化完这次的收获,他说不定能晋升更高的层次。

“不要叫我小子。”罗亮冷眼道。

“啧啧,口气挺大的,你想称呼什么?”

虚空恶魔玩味的道。

见到刚才的准星空大能退走,他对罗亮看之不透,产生忌惮心理,因而没有动怒。

同时。

罗亮刚才战斗时,身上散发的某股隐晦气息,令他产生本能的不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